首页 365bet网盘修真仙侠开元棋牌作弊吗_开元棋牌在线_开元棋牌bet言情历史军事网游竞技科幻灵异古今言情 小说书库 排行榜单
0738中文网 > 科幻灵异 > 胖子的末世生涯 > 第357章 定时炸弹
    五号基地,《北宁快报》报社二楼。

    夜已深,一灯如豆,在漆黑的夜色中分外醒目。

    灯下,何正祥正在整理采访手记,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,有几个甚至已经溢出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《北宁快报》已经出版了三期,势头相当不错。尤其是第一期,两次加印总共印了2600份,几乎达到了人手一份的程度,第二期和第三期略逊,都只有1500份。

    前三期何正祥采取了赠阅的方式,在各个基地的码头以及合适的地方制作报架放置,任人取阅,即便是这样,二三期的1500份都还有剩余。

    何正祥很清楚,这是因为内容——前三期的内容基本都是正面报道,缺乏争议性,故而让人阅读的兴趣缺缺。

    是该来点儿猛料啦!

    掏出一支烟点上,何正祥皱着眉继续翻阅他的采访手记。

    这是关于十号基地——也就是火电厂钢厂所在地——的采访内容,得益于向必武这位中常委的爆料,何正祥拿到了十号基地选址的完整内容,他敏锐的认识到,这是一个引发争论的绝好话题。

    首先,环保问题与所有人都息息相关,国人在经历了末世之前那触目惊心的污染后,对于自己生活环境的格外关注。

    其次,这个话题远没有贪*腐话题那么敏感——随着联盟的日益扩大,贪腐现象已经开始出现——牵扯的各方都可以为了讨论而讨论。

    最后,如果由《北宁快报》引发的这场讨论。能让中常委改变初衷。那么《北宁快报》的影响力将一下上好几个台阶。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烟。何正祥眯起了眼睛,心里盘算着如何策划这组报道。

    袅袅青烟中,他终于想定策划方案,在堆满烟蒂的烟灰缸里胡乱摁灭了烟头,伏在案上奋笔疾书起来。

    他决定搞一次系列报道,第四期头版头条上《十号基地选址之惑》,把中常委们在十号基地选址问题上的分歧整个抬出来;然后在第五期上用两个整版的图片做对比,看看大伙儿愿意居住在什么环境里。是清澈见底的阿哈水库呢?还是黑臭脏的阿哈水库?最后在第六期上,再用两个整版号召大伙儿起来《保卫家园》。

    电压有些不稳,节能灯一闪一闪的,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有些躁动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从小车河上游回来后,于涛难得的清闲了几天。

    随着狗场和东站的两三千人加入,联盟人力匮乏的局面得到了极大的缓解。

    各个原先只能停留在纸上的基地现在终于可以开工了;刚刚送走一批新兵的新兵队又迎来了两百多人;一直因为缺老师而搁置的学校现在终于凑齐了各年级各科的老师,准备在9月1号正式开学,各个基地里那些到处乱跑调皮捣蛋的孩子们终于有归宿了;就连许琪的医院,也因为招到了好几位医生,增开了口腔科、耳鼻喉科和骨科。现在忙得她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各项事务稳步有序的推进,让于涛这个老大反而清闲了。连油库办公楼都没去,在家陪司徒珊养胎。

    “啪!”司徒珊卧室里的电视机一下被关了。

    看韩剧正哭得稀里哗啦的小丫头不干了,攥着纸巾冲于涛嚷嚷,“干嘛呀干嘛呀,人家正看到最紧张的地方呢,你怎么给关了?”

    于涛笑嘻嘻的走到她床边坐下,抽出纸巾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道,“早上一起来就在看,这都看了好几个小时了……看多了对宝宝不好,乖哈。”

    说完把手中一本书递到了司徒珊面前,“我知道你躺着无聊,干脆看。”

    司徒珊接过去一看,“扑哧”一下,泪痕宛然的俏脸笑的像朵花儿,“欧巴,今年十月我就满21了,你让我看这个?”

    于涛看了看书封面《安徒生童话集》几个大字,也有些尴尬,讷讷道,“唔……不是让你看的,是让肚子里的宝宝看的,懂吗?”

    司徒珊随手把书往床上一放,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,一下扑到了于涛肩头上,腻声道,“欧巴,干脆你陪我出去走走呗。”

    于涛一时不察,被她吓了一跳,紧张地看着她依然平坦的小腹道,“当心!……我的小姑奶奶,你别一惊一乍的行不?”

    司徒珊扭着身子继续撒娇,“带我出去走走嘛!……天天待在屋里,人都要发霉了。”

    于涛望了望窗外灿烂的阳光,也有些心动——司徒珊怀孕后,许琪要求她前三个月不准出门,就怕她乱跑乱跳小产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也成,咱们就在这小山下走一圈。”想想自己就在身边,于涛终于松口了。

    “欧耶!”司徒珊兴奋的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“嘀铃铃”

    还没等于涛说什么,隔壁书房的电话响了,他叮嘱了一声“快换衣服”就匆匆赶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等司徒珊兴冲冲翻出一件米色套头衫正往身上比划呢,于涛一脸凝重的伸了个脑袋进来,“宝贝儿,你还是乖乖待家里,我有急事要去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顾不上撅嘴赌气的司徒珊,叫上小武,匆匆朝一号基地警察局而来。

    一进门就看到杨墨鼻青脸肿坐在桌子后面录口供,时不时疼得直抽冷气。

    另一边邓拓和一营的两名战士也在录口供,看到他进来赶紧起身敬礼。

    于涛没搭理他们,径直走到谢劲松跟前和他低语起来。

    事情也不复杂,就是邓拓带了两个兵,冲进四号基地,找了个茬把杨墨暴揍了一顿,四号基地的派出所及时出面,把四个人全带回了警局,这才没闹出大事儿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为什么事儿吗?”于涛听完过程后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太清楚,”谢劲松看了一眼录口供的几个人,凑到于涛耳边道,“双方都是遮遮掩掩的……于主席你看这事儿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于涛想了想,很快做出了决定,邓拓三人他带走——部队犯了纪律,自然应该由部队的军法官来处罚;至于杨墨,于涛让谢劲松带他到医院治疗,等于涛问清楚缘由再决定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带着灰头土脸的邓拓三人回到办公室,于涛往椅子上一躺,淡淡地问道,“说吧,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邓拓支支吾吾好半天才把事情原委说明白,听到他是因为沈健女人被抢,所以这才出头打人,于涛眉头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这颗定时炸弹终于还是炸了!

    于涛期待重建的社会,是以家庭为基础的社会,那么,家庭该如何构成就是一个要命的基本问题——这个问题不但敏感,而且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根据统计数据,联盟现在的男女比例,女性大约多出百分之二十左右——这是因为末世初期,团队间的争斗中,女性一般都能以战利品的形式幸存下来,而男性一旦失败,多半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女多男少,但却并不均衡,大把的男性仍旧是单身状态——这是因为在团队中地位能力不同,所以占有女性的比例非常不均衡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就成了联盟最棘手的历史遗留问题之一——一方面,联盟需要确保既得利益者们的权益,另一方面,又必须解决众多单身男性的终身大事,消除这个巨大的社会隐患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于涛和冯辉讨论过多次,最终两人达成的共识是:承认既成事实,也就是说加入联盟前的婚姻状况联盟承认并保护,但加入之后,必须遵循一夫一妻原则。这一点,已经在联盟的《婚姻条例》中体现了。

    原则是确定了,可既然有结婚,就必然有离婚,对于加入后结合在一起的人,离婚很好处理,该怎么办怎么办——但之前的呢?

    对此冯辉的态度是,既然是保护,那就必须禁止离婚——他仍然是把女人看作附属品,而没有当成具有独立人格的平等的自由人看待的。

    于涛对此不以为然,婚姻权——包括结婚的权力和离婚的权力——在他看来,是最基本的人*权,等同于财产权生存权,怎么能受限制?

    正因为俩人在这上面没达成共识,所以《婚姻条例》里面对于离婚的表述很模糊,只是规定了加入联盟后,结婚离婚自由。

    于涛知道这是个定时炸弹——两口子过日子还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矛盾呢,何况几口子过日子?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今天这颗炸弹由赵若曦引爆了!

    不过于涛对此早想好了对策,所以他把邓拓一通臭骂以后,让他到军法处自己领惩罚去——罗越飞已经不再担任军法官,换了一个他带出来的人任军法处处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完了?”邓拓睁大双眼,不可思议地问道,“沈健那婆娘呢?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于涛脸一沉,喝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该管的事儿吗?……老老实实蹲禁闭去!”(未完待续。。)
---- 章节列表 下一章 ----